豆包0912

【隆米】Lie

Miyako:

换一种写法。

原著剧情稍微完整一点就容易堵死脑洞,看一眼隔壁总裁,我觉得这种程度连暧昧都未必算……

本来想写出伤潮溺亡的感觉,结果发现在热血的原著向基础上这是不可能的,最终变成了一个关于欺骗纯洁少年心灵的故事(不。

标题是一个文字游戏。

 

Lie

 

米罗第一次听到“加隆”这个名字是在女神成功封印了海皇的灵魂之后。

年轻的后辈们复述着海底的战斗,身上属于战士的伤痕尚未痊愈,雅典娜故作坚强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遗憾和悲伤。

他想起了十多年前那个炎热的下午,自己意外地在一根残破的石柱下找到了躲在阴影里偷懒的“撒加”。

“撒加,你不许我们偷懒,自己却躲在这里,我要去告诉教皇!”

但是“撒加”没有像平时那样一边温柔地笑着,一边摸着他的头顶,而是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然后一把将他拽过来坐在身边,说,小家伙,我们现在是共犯了。

小小的米罗躺在他的腿上,注视着熟悉的脸却陌生的表情,他想起了杂兵间的“撒加大人还有一个弟弟”的传闻。

你不是撒加,你不是。

这次意外的相遇之后,米罗便常常在圣域的各个角落发现这个冒牌货的身影。连他自己都感到奇怪,因为他并未刻意寻找过。

那个人故意学着撒加的语气撒加的动作撒加的表情装模作样地教育他,或者一起溜到海滩上肆意地踩着洁白的浪花,或者只是肩并肩躲在石柱的阴影里逃避灼热的阳光,听着艾俄洛斯焦急的呼喊偷笑。米罗其实很想告诉他,你学的一点都不像,撒加从来不会让我在海边乱跑,也从来不会叫我小家伙。我想和你做朋友。我不想叫你撒加,你叫什么?

可当他终于下定决心要问个清楚的时候,圣域里却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他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海滩上对着空气发呆,海水一阵一阵轻抚着他的脚背。撒加找到了他,问他米罗你怎么了。他凝视着那熟悉的温柔,忽然扬起一个微笑,摇了摇头,然后自顾自地跑走了。

他知道那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秘密。

“……米罗前辈?米罗前辈?你怎么了?”冰河的声音把他从回忆拉回了现实。“没事。”他扬起微笑,摇了摇头,一如既往。

原来你叫加隆……

 

加隆仰面躺在海滩上,任凭凉爽的海水一阵又一阵地袭来,浅浅地冲刷着他的后背,缓解胸前的伤口带来的剧痛。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逃出神殿回到岸上的。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他做好了和神殿一起淹没在汪洋里的觉悟,但是他还活着。

这是还没完成赎罪的意思吗?他勉强挤出一个自嘲的笑,费力地抬起手臂挡在眼前,阳光真刺眼啊,他想。

他回忆起十多年前的那一天,也是这样炎热的天气,一个叫米罗的小家伙跑了过来,指着他叫撒加。而他不知为何突然一时兴起,就想装成撒加的样子捉弄他一下。

面具戴得久了就拿不下来了,他不得不承认小小的米罗成了他见不得人的生活中唯一的光亮,他害怕这份建立在欺骗之上的快乐会随着真相的揭露而一去不返,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下去,而小家伙也一直都没有发现。

傻瓜,我不是撒加,我不是。

不知为何加隆忽然很想再见他一面,想知道那个可爱的小男孩现在长成了什么样,想知道当他发现自己不是撒加的时候会露出怎样好笑的表情,又或者他是不是早已忘记了那些事。

他挣扎着站起身,用力摇了摇头。乱想什么呢,他自言自语,正义的黄金战士怎么可能原谅他,自己能把欠的账还完就不错了。

他踉跄地向前走去,海滩上留下一串深浅不一的脚印。

 

米罗站在苏尼奥角的悬崖上,眺望着广阔的爱琴海。波光粼粼的海面和繁星点点的夜空仿佛连接在了一起,分不清彼此。

真是个笨蛋,连小孩子都骗不了,还以为能骗过神明吗?他突然很遗憾当年没有第一时间就戳穿加隆,不然一定能看到一个好笑的表情,想到这里,米罗忍不住笑出了声,带着一半的嘲讽,不知是对加隆还是对自己。穆说的没错,真是三岁看到老,这个骗子,而我那时居然还想成为他的朋友。

他转身向圣域走去,飞舞的纯白披风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在夜风中发出声响,宛如拍打在海滩上的洁白浪花。

夜幕的笼罩下,他没有发现海滩上的异样,更没有想到,记忆中蹩脚的冒牌货、妄图操纵神明的罪人,即将以一个新的身份站在自己面前。

而他也将以自己的方式,实现那个久远的心愿。

 

-End-

评论

热度(35)

  1. 豆包0912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
  2. DelirisMiyak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