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包0912

【米罗生贺】Scarlet

米罗江浪打浪:

Scarlet angel from above.


——《Miracle》


正文


他低声道:“Witch.”


形容枯燥的老妇人匍匐着身体,伸出的手掌艰难地在地上画出奇特的符号,用的却是自己伤口处的血液,猩红的符文迤逦出艳丽的痕迹。


米罗皱眉道:“你还想干什么?同样的招式对圣斗士是没用的。”


老妇人诡异地笑着,右手划出一道又一道复杂的轨迹。


米罗叹息道:“还没有意识到吗?斯嘉丽,你全心全意侍奉的神已经抛弃了你,你现在只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他上前用鞋尖打断女巫的咒法,却被青筋凸起如枯树的手一把抓住脚踝,即便隔着黄金圣衣,他仍能感受到对方几乎满溢而出的恶意,这只手牢牢地钉在米罗的脚脖处,带着仿佛要将怨恨刻印进去的力量。


“呵……咳咳……”


女巫终于开口,她的声音仿佛在赫菲斯托斯的火山中灼烧过一般,嘶哑得像狂风呼啸过的沙漠。


“那你呢?忠于雅典娜的斗士啊,你敢确定端坐在神殿上的那个人真的贯彻了战争女神的意志吗?他的所作所为真的是正确的吗?你还能心无旁贷地侍候在他身旁吗?”


“你的心中没有迷惘吗?”


老妇人抬头望着他的眼睛。


“教皇的侧进,身份高贵,教皇麾下的士兵无不听从你的指挥,连同等阶位的黄金圣斗士有时都要前来奉承,却被信任之人所背叛。”


“天后的杀手,人间所有刺客都应称你为老师,敏锐的直觉使你洞察是非,极端的好奇令你追逐欲望,可惜,身为天蝎的你也沦落为了神祗手中的工具。”


“如此孤高,如此可悲。”


“我们都是一样的,被全心侍奉的神明所背叛。”


“你还要继续装聋作哑下去吗?天蝎座的米罗。”


米罗的视线凝固在女巫幽深的双眸中,老妇人紧紧盯着他的脸,不肯错过一丝软化的表情。


少顷,米罗终于开口。


“如果说我并不是效忠于女神或者教皇呢?”


他满意地看着脚下女巫惊愕的脸。“我只是归属于圣域,圣域无法强迫我,我也只听从自己的意愿去战斗,或者牺牲。与你将希望寄托于虚无缥缈的神明不同,我只信任自己的小宇宙。”


“教皇的所作所为与我何干?他的命令,我愿意做便做,我不愿意他也不曾怪罪我,对他的指令翘首以盼的人很多,我何必去自取其辱。教皇毕竟是教皇,怎么可能为我这种小人物放弃自己的意志?不过教皇大人还是很通情达理的,至少我没有做过违背自己原则的事。”


“被信任之人所背叛?”米罗摇摇头,“没有承诺,何来背叛。我们都是朝不保夕的人,谁会花那么多心血去确认这么一件无足轻重甚至子虚乌有的事?”


“天蝎座只是我的星座,我的称谓,我作为圣斗士的标志,但我不是天蝎,天蝎座代表不了我,我也无法代表天蝎座,我只是圣域一个叫做米罗的圣斗士而已。”


“神祗的工具?承蒙夸奖,原来我的举手之劳也是那些高高在上的神费尽心血策划而出的。我这个人没什么缺点,就是喜欢按自己的想法做事,想做的事情就去做,没有什么好担惊受怕的。”


“装聋作哑吗?我只是想看看,如果没有受到内部的阻碍,那个人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而已。”


米罗的神情近乎悲悯,他看着女巫说:“装聋作哑的人是你,斯嘉丽,可怜的也是你。”


女巫叹道:“你果然如天后一般自私。”


米罗的手指凝结起猩红色的光轮。


女巫定定看着他,对他的嘲讽视而不见:“天蝎座,你的招式为什么是猩红毒针?”


“猩红毒针是天蝎座十五颗亮星对应人体星命点的攻击招数……”


“不,不是这个,”女巫道,“为什么你的毒针是猩红色(scarlet)的?”


“这……”米罗一时语塞,女巫搭在他脚踝上的手渐渐松开,她喃喃自语道:“发着猩红色的光,就像是盖亚身上的血一样……”


干枯如树皮的手按在诸多法阵的中心处。


米罗一惊,却也来不及阻止这一切,血液从衰老却鲜活的身体流淌进错综复杂的法阵,老妇人半跪在地上,表情餍足。


猩红色的血液最终汇合。


火焰从四面腾越而起,纯白色的烈焰围拢成笼状,将米罗和女巫困在一起。


虽然耳边传来火焰燃烧特有的噼啪声,但身体并没有传来疼痛或者灼热的感觉,米罗推测这些应该只是障眼法,所以他按兵不动地等着术法发挥它真正的威力。


“隶属于雅典娜的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


即便体内的血液已经枯竭,名为斯嘉丽的女巫还是努力仰头冲米罗笑道:


“我以墨格拉之火为证,”


“以我血液流淌而成的斯提克斯河为誓,”


她的身影在火焰中逐渐扭曲。


“你将被亲近之人所离弃,”


“你将被迫宽恕反叛之人,”


“你将堕入地狱,”


“你将化身为尘,”


“也许我的诅咒会有失效的那一天,”


“但你注定活不到那个时候。”


米罗看着女巫的嘴一张一合,她拼尽全力说出了最后的话。


“去死吧。”


“米罗!”


破空袭来的白玫瑰打破猩红色的屏障,阿布罗迪抓住米罗的肩膀,急切地喊着面容呆滞的人的名字。


“米罗!!”


“米罗你怎么了?!”


米罗如梦初醒地握住阿布罗迪的手,他看了看脚下女巫化成的尘土,苦笑道:“没什么,一个疯婆子而已。”


一个恰好看穿了我命运的疯子而已。


end



注释:


*盖亚身上的血:乌尔诺斯被其子撒图恩刺杀时,其精血溅到大地女神盖亚身上,由此诞生了复仇女神。


*墨格拉之火:复仇女神的火把寻找一切有罪之人,令其在黑暗之中也无法遁形。


*斯提克斯河:冥界之河,奥林匹克山的神以此河名义发誓为最为隆重的誓言。

评论

热度(52)

  1. 豆包0912米罗江浪打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