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包0912

【全职高手】【喻黄】文理不分家

夜墨_扁舟寻旧约:

校园paro 语文老师喻×数学老师黄


写老师设定写上瘾了了。说不定能折腾一个系列出来。


同背景设定→【双鬼】文科生式浪漫


===================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考卷叹了口气:“古诗赏析你们不听,作文好歹听一下?”


讲台下的同学们齐刷刷抬头看着他,听他继续说道:“好歹以后写情书不会被对方笑话。”


偶然路过他们班门口的李轩诧异:都确定关系了还写个啥啊?


 


喻文州他们班上的学生都知道,他们这个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不简单。且不说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琴棋书画也样样不差。虽说当今这个世道男神这称号不是论斤卖也是成堆捆了,喻文州倒是真的不负男神这名号。


样貌周正,笑容温和自带亲和力,迷倒了一片刚刚踏入高中的小姑娘们。更逞论喻文州将这无趣的语文课上的妙趣横生,不论是多枯燥的课文都能被他讲出花来。一位毕业依旧的学姐犀利评价:“喻老师的语文课,虽然注意力三分在内容气氛在他颜,但是都有好好学。毕竟不忍心让这么温柔的老师失望呀。”


事实上喻文州并不温柔,他只是带人和气而已。在对待学术的问题上,他是非常严肃且苛刻的。能让他真的温柔下来的人,怕是只有黄少天了。


黄少天何许人也?喻文州班上的数学老师,同时也是喻文州的爱人。


这个班的学生还知道,他们这个数学老师也不简单。市教育局组织教职工辩论大赛,学校派出的四名老师,三位文科老师一位数学老师。这个数学老师便是黄少天。隔壁学校在开赛前还使劲嘲笑他们学校没人了让个数学老师来凑数。等到开场之后,被身为一辩的黄少天怼的体无完肤。


最后黄少天开开心心的捧了个奖杯回来。


不仅是能言善辩,黄少天更是以他的诡异的解题思路闻名。学生都说立体几何难学,黄少天说这有什么难的,这里画条线答案不就出来了吗?我跟你们说,要相信数学是自然的,别去信那些教辅书上乱七八糟的解题方法。你们看看我这个,多简单!


“谁会想到这么诡异的辅助线啊老师!”


“我啊!”黄少天笑眯眯的回答。


那么你很棒哦,黄少天老师。


 


喻文州有个习惯,三个字的名字只称名不称姓,苏不苏另当别论,黄少天每次都被他喊得起一身鸡皮疙瘩。喻文州有事没事就这么喊他一下,弄得全办公室的老师都直勾勾的看过来,喊完名字又说些诸如早饭/午饭/晚饭吃什么这类无关紧要的问题。


黄少天严肃道:“喻文州,咱们有话好好说成吗?别拿对付小姑娘的那招应付我。”


喻文州故作委屈的应一声哦。


黄少天眼皮子都不翻一下,装,你接着装。


 


黄少天从学生那里没收了一封情书,看完之后他交给了喻文州:“看看你带出来的学生?喻老师,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的教学水平。”


喻文州沉默的看完,一脸高深莫测。心道,这个熊孩子八成没听课,连五毛都不用赌。


“啧,这还有救吗?”


“还能再挽回一下。”


第二天,两人分别找了这对小情侣谈话。


小姑娘有些紧张的跟着黄少天到办公室,心里打着鼓。本以为要挨一顿批,没想到黄少天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沓情书,挑挑拣拣了几封给小姑娘看。


“你们喻老师当初大学追我的时候写的,你觉得怎么样?”


小姑娘老老实实的点头,说写得很好。


“所以啊,女孩子眼界要高一点,不要被随随便便的情书就哄骗了,”黄少天语重心长,“想当初你们喻老师追了我整整四年,他写过的情书叠起来能比你人还高。咱们学校虽然不反对男女正常交往,但反对交往过密。你们俩谈恋爱也要注意个分寸,这几天教导处抓得紧,小心点别被抓了啊。”


黄少天苦口婆心的讲了一大堆,最后总结道:“快要期末了,这段时间就别吵架了。”


小姑娘走出办公室之后才反应过来,正常情况不是该被批评早恋吗?


反观喻文州这边。


喻文州将情书放在桌子上:“说说吧,最近课上都在听什么?”


男生尴尬的说不出话来。喻文州也没指望他能说出什么具有建设性意义的话来,自顾自的说下去:“我跟你说,情书不是这么写得。这周开始过来上我的选修课,原先的课我帮你退。”


男生一脸懵逼。老班难道不是把自己叫来做思想教育的?现在是要手把手教如何把妹了?剧情发展太跳跃有点跟不上。


“对人家姑娘好一点,女孩子是要宠的。”


 


学校向来是盛产情侣狗的地方。他们学校比较特别,盛产妻奴。上至领导下至学生,一贯秉承着“天大地大媳妇最大”的精神,把自个儿爱人宠到飞起。


黄少天早上见到班里那对情侣吵架了,上完课回办公室和喻文州吐槽:“赌五毛,不到中午就得和好。”


喻文州微笑:“那这钱也太好赚了。”


果不其然,中午还没到两人又是卿卿我我的。


 


喻文州看见了黄少天桌上的情书,有点眼熟。


“我以前写的?”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谁和我说全部都丢了?”


黄少天心虚的想把情书收起来,嘴硬道:“不知道,反正不是我。”


喻文州随手拿了一封打开看,上面却不是自己的字迹。


 


“我解开过很多繁杂的数学题,却解不开他紧锁的眉头。”


 


Fin.



评论

热度(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