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包0912

【全职/喻黄】如果勇敢09

予魂:

如果勇敢 09
coser设定
ooc严重
坑品不好慎入


09
如果勇敢


黄少天很期待周末的外景,这是他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外景,心里多多少少有点紧张。他在寝室捣鼓来捣鼓去,他把在家里带来的装备都好好收拾了一番,徐景熙一脸不可思议看着黄少天把衣服拖过来拖过去。


"哇,黄少你这也太专业了吧。"徐景熙咋舌。


"这就不懂了吧,咱们黄少以前可是个coser大神。"上铺宋晓探出头来,一脸自己很懂的表情。


"滚滚滚都别刺挠我。"黄少天随口怼回去。


宋晓哼哼笑着缩回去继续打自己的游戏。郑轩从外面回来,黄少天正在试自己的C服,他一开门吓一跳,"压力山大啊黄少,你这是cosplay?"


黄少天忙着手底下的事也没搭理他,徐景熙嘿嘿笑着揽过郑轩的肩膀两个人讨论游戏去了。


黄少天下了课给喻文州发短信问他时间,喻文州在电话里笑的温柔,"少天很兴奋?"


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我这不是怕给你搞砸了。"


"不会的。"喻文州不知道在做什么,黄少天只听到对方好像在敲键盘。


"你在打游戏?"黄少天好奇。


"没,我在改文案。"喻文州声音带着点笑意,黄少天想喻文州对自己还真是有耐心。


"现在要改文案?细节不是都商量好了?"黄少天有点紧张。


"一点点我还在跟摄影商量,少天一定会拍的很棒不用紧张的。"喻文州手下敲击键盘的节奏停下来,"有我在少天玩得开心就好。"


黄少天嗯了一声也不再打扰对方挂了电话,他想着既然答应了对方那就选择相信喻文州。


于是,等到了约定的外景地看到今天合作的人,他有点后悔。


早上八点多黄少天到了kfc,这个时候kfc人不多他一眼就看到靠窗边位置的喻文州,喻文州在跟人聊天黄少天看着背对他的两个人有点眼熟,走近发现果然是轮回摄影工作室的室长--周泽楷和江波涛。


"厉害了,今天你们来摄影?"黄少天跟这两个人也算是老熟人,毕竟以前都在一个圈里混,虽然那时候还没有轮回摄影工作室这个牌子。


"很久不见黄少。"江波涛站起来跟黄少天打招呼,"听说你回来很多人都很激动。"


"那当然本剑圣可是天下独一无二的存在。"黄少天一听有人表扬自己,那尾巴是要翘上天了。


喻文州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黄少天坐下,黄少天坐下把自己的背包放在桌上,"现在开始化妆?"


"人还不全再等一会。"喻文州说着解开手机锁屏,翻到号码打出去。


"还要等谁啊?"黄少天一脸状况外的表情。


"黄少不知道吗?"江波涛检查着自己的单反边解释,"今天喻室长可是请来很多人来帮忙。"


"嗯。"似乎是为了证明江波涛所言属实周泽楷也点了点头。


喻文州那边刚挂了电话,黄少天就见到叶修和王杰希进来,黄少天心里想我靠这是要把本市cos圈有名的几个人都叫来的节奏啊。


喻文州解释说,"我就在群里问了句谁要来帮忙,他们都自己报名了。"


"感动吗黄少天,哥可是请了假来帮你拍片子。"叶修睁眼睛说瞎话。


"感动那是相当感动啊不过今天不是周末吗你休班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黄少天并没有上当,直接戳破叶修的谎言。


王杰希懒得跟黄少天废话,从背包里拿出纸巾递给黄少天,黄少天翻翻白眼知道王杰希这是让他去洗脸准备化妆。


叶修他们本来对这种事情并不热衷,但是那天喻文州在群里发消息说要跟黄少天一起拍片子群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都开始蠢蠢欲动。


叶修美曰其名来做动作指导其实是为了来看喻文州打算怎么搞定黄少天。本来喻文州想让叶修来做摄影,谁知道这个人怕麻烦直接在群里@轮回工作室,吆喝着让专业摄影的来。


化妆方面叶修想也不想@微草社团,王杰希看了眼时间表周六好像没什么事也就答应了。


喻文州把@张佳乐的消息发出去,正好赶上周泽楷冒泡说要后勤,于是当黄少天化完妆出来就看到张佳乐已经抱着早餐出现在视线内。


好样的,今天这个外景阵容可真是强大。


毕竟都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风生水起的coser,虽然以前没有一起合作过,但是大家都很了解彼此的习惯和喜好,于是合作起来也是一点压力也没有。再加上文案喻文州和黄少天早就熟记于心,周泽楷跟江波涛更是摄影方面的专家,叶修对于能跟专业coser合作也是很满意,张佳乐配合着王杰希帮忙拿拿反光板拎拎包,剩余时间拿着手机发微博调戏微博上各家迷妹。


外景的部分进展很顺利,晚一点的时候几个人转战内景,内景用了轮回工作室的棚子。轮回两个当家也是荣耀的忠实玩家,对于把握这个风格的片子简直是信手拈来。


休息的时候,张佳乐拿着手机在几个人眼前晃,"哈哈,我把照片po上去粉丝都炸了。"


黄少天抢过来看,手机像素没有那么高,不过张佳乐在拍摄人像方面还是很不错的,镜头下两个人认真的样子确实很吸引人。


喻文州看着微博下面各家迷妹刷cp嘴角上扬,热门评论里有人po了一张黄少天跟张佳乐很久以前的照片,照片上两个人似乎很开心,po照片的姑娘刷着有生之年还说迷他俩cp迷了很久。


黄少天嘿嘿笑着,指着照片问张佳乐这是多久以前的照片,张佳乐摇头说谁知道多久以前的。


叶修凑过来调侃他们,“你们竟然还有一腿。”


“滚滚滚!”黄少天一脸嫌弃,反手揽过看好戏的张佳乐,“来,给爷笑一个。”


周泽楷安静在一旁调光,他注意到喻文州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相机,周泽楷敏锐的察觉到将有精彩镜头,反应迅速找好角度。


在喻文州做出反应的时候周泽楷按下快门,把黄少天呆滞的表情定格在镜头上。


喻文州扳过黄少天的脸倾身吻上去,手机在高处按下快门。


张佳乐一脸懵逼,叶修拍拍他的肩膀,“真是赶不上时代咯。”


王杰希摇摇头靠着门边看他们折腾,周泽楷和江波涛拿着单反不停按快门。


等黄少天反应过来推开喻文州时,其他人都一脸看好戏的样子。喻文州心满意足把照片po到微博上,另外附字:剑与诅咒。


微博又一次炸了,顿时还有工作室的群闪烁不停。


“我靠!”黄少天脸瞬间通红他强作镇定威胁着围观人群不要乱带节奏。


“晚了,”叶修指着一脸理所当然的喻文州,“他最早发的微博,你跟他理论去。”


“我靠……”黄少天转头看喻文州向他求证,喻文州晃晃自己的手机点点头。


“卖卖腐,就当提前发预告了。”喻文州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他用早就想好的说辞安抚黄少天。


“我靠……老子的清白啊。”黄少天作势天要亡我。


“滚,你有什么清白可说!”张佳乐踹了黄少天一脚。


其他人笑起来,正式拍完已经不早了黄少天想了想还是回家住比较好,这个时间再赶回学校估计要被舍管老头抓住训一顿。


“黄少天你回家住?”张佳乐问正收拾自己衣服的黄少天。


“废话我现在回学校肯定要写检讨!”黄少天头都不抬。


“手残你呢?”叶修叼着烟没点上,影棚肯定是不允许抽烟,他烟瘾有点大只能叼着解解馋。


喻文州看了眼手机的时间,“现在回学校有点来不及了。”


“哟。”叶修把胳膊搭在喻文州肩上,“那要不要跟我回家。”叶修笑得暧昧。


“人不是刚找了cp跟你个孤独寂寞冷的老男人可不一样。”王杰希突然放冷剑。


“不然去我们家也可以啊。”江波涛把单反挂在自己脖子上,他跟周泽楷两个人在外面租了房子,更方便一些。


“哇,打扰你们俩可不太好吧。”张佳乐笑得不怀好意,“黄少天让他跟你回去呗。”说着张佳乐钩过黄少天的脖子。


“知道了知道了。”黄少天翻个白眼,“走,回家。”


"那就麻烦你了少天。"喻文州笑的温柔。


周泽楷把工作室的门锁好,月亮已经在夜空高高挂起。街灯昏黄拉长几个人的影子,几个大男孩在街上勾肩搭背走着,生活也许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何不在最美好的年华去享受年轻的时光,想做什么就趁着有大把时光去做去挥霍让自己活得精彩,而不是被其他左右自己的喜好。


"少天今天开心吗?"


"当然开心!"


"诶诶,我有个提议。元旦展子咱们几个社团合作上舞台剧怎么样?"


"哟张佳乐你总算聪明一回。"


"卧槽,滚叶修!"


"大家想出什么?我在微草问一下。"


"荣耀。"


"小周也有兴趣吗?"

【全职高手】【喻黄】文理不分家

夜墨_扁舟寻旧约:

校园paro 语文老师喻×数学老师黄


写老师设定写上瘾了了。说不定能折腾一个系列出来。


同背景设定→【双鬼】文科生式浪漫


===================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考卷叹了口气:“古诗赏析你们不听,作文好歹听一下?”


讲台下的同学们齐刷刷抬头看着他,听他继续说道:“好歹以后写情书不会被对方笑话。”


偶然路过他们班门口的李轩诧异:都确定关系了还写个啥啊?


 


喻文州他们班上的学生都知道,他们这个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不简单。且不说诗词歌赋样样精通,琴棋书画也样样不差。虽说当今这个世道男神这称号不是论斤卖也是成堆捆了,喻文州倒是真的不负男神这名号。


样貌周正,笑容温和自带亲和力,迷倒了一片刚刚踏入高中的小姑娘们。更逞论喻文州将这无趣的语文课上的妙趣横生,不论是多枯燥的课文都能被他讲出花来。一位毕业依旧的学姐犀利评价:“喻老师的语文课,虽然注意力三分在内容气氛在他颜,但是都有好好学。毕竟不忍心让这么温柔的老师失望呀。”


事实上喻文州并不温柔,他只是带人和气而已。在对待学术的问题上,他是非常严肃且苛刻的。能让他真的温柔下来的人,怕是只有黄少天了。


黄少天何许人也?喻文州班上的数学老师,同时也是喻文州的爱人。


这个班的学生还知道,他们这个数学老师也不简单。市教育局组织教职工辩论大赛,学校派出的四名老师,三位文科老师一位数学老师。这个数学老师便是黄少天。隔壁学校在开赛前还使劲嘲笑他们学校没人了让个数学老师来凑数。等到开场之后,被身为一辩的黄少天怼的体无完肤。


最后黄少天开开心心的捧了个奖杯回来。


不仅是能言善辩,黄少天更是以他的诡异的解题思路闻名。学生都说立体几何难学,黄少天说这有什么难的,这里画条线答案不就出来了吗?我跟你们说,要相信数学是自然的,别去信那些教辅书上乱七八糟的解题方法。你们看看我这个,多简单!


“谁会想到这么诡异的辅助线啊老师!”


“我啊!”黄少天笑眯眯的回答。


那么你很棒哦,黄少天老师。


 


喻文州有个习惯,三个字的名字只称名不称姓,苏不苏另当别论,黄少天每次都被他喊得起一身鸡皮疙瘩。喻文州有事没事就这么喊他一下,弄得全办公室的老师都直勾勾的看过来,喊完名字又说些诸如早饭/午饭/晚饭吃什么这类无关紧要的问题。


黄少天严肃道:“喻文州,咱们有话好好说成吗?别拿对付小姑娘的那招应付我。”


喻文州故作委屈的应一声哦。


黄少天眼皮子都不翻一下,装,你接着装。


 


黄少天从学生那里没收了一封情书,看完之后他交给了喻文州:“看看你带出来的学生?喻老师,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你的教学水平。”


喻文州沉默的看完,一脸高深莫测。心道,这个熊孩子八成没听课,连五毛都不用赌。


“啧,这还有救吗?”


“还能再挽回一下。”


第二天,两人分别找了这对小情侣谈话。


小姑娘有些紧张的跟着黄少天到办公室,心里打着鼓。本以为要挨一顿批,没想到黄少天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沓情书,挑挑拣拣了几封给小姑娘看。


“你们喻老师当初大学追我的时候写的,你觉得怎么样?”


小姑娘老老实实的点头,说写得很好。


“所以啊,女孩子眼界要高一点,不要被随随便便的情书就哄骗了,”黄少天语重心长,“想当初你们喻老师追了我整整四年,他写过的情书叠起来能比你人还高。咱们学校虽然不反对男女正常交往,但反对交往过密。你们俩谈恋爱也要注意个分寸,这几天教导处抓得紧,小心点别被抓了啊。”


黄少天苦口婆心的讲了一大堆,最后总结道:“快要期末了,这段时间就别吵架了。”


小姑娘走出办公室之后才反应过来,正常情况不是该被批评早恋吗?


反观喻文州这边。


喻文州将情书放在桌子上:“说说吧,最近课上都在听什么?”


男生尴尬的说不出话来。喻文州也没指望他能说出什么具有建设性意义的话来,自顾自的说下去:“我跟你说,情书不是这么写得。这周开始过来上我的选修课,原先的课我帮你退。”


男生一脸懵逼。老班难道不是把自己叫来做思想教育的?现在是要手把手教如何把妹了?剧情发展太跳跃有点跟不上。


“对人家姑娘好一点,女孩子是要宠的。”


 


学校向来是盛产情侣狗的地方。他们学校比较特别,盛产妻奴。上至领导下至学生,一贯秉承着“天大地大媳妇最大”的精神,把自个儿爱人宠到飞起。


黄少天早上见到班里那对情侣吵架了,上完课回办公室和喻文州吐槽:“赌五毛,不到中午就得和好。”


喻文州微笑:“那这钱也太好赚了。”


果不其然,中午还没到两人又是卿卿我我的。


 


喻文州看见了黄少天桌上的情书,有点眼熟。


“我以前写的?”喻文州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谁和我说全部都丢了?”


黄少天心虚的想把情书收起来,嘴硬道:“不知道,反正不是我。”


喻文州随手拿了一封打开看,上面却不是自己的字迹。


 


“我解开过很多繁杂的数学题,却解不开他紧锁的眉头。”


 


Fin.